撫摸著遺骨,淚水止不住地奔堤,「我不要你了」姥姥說著。

幾十年的等待啊!幾十年的盼望!一生無怨無悔盼著不知何時歸來的「伴」,到了人生盡頭,該是了無牽掛了。

姥姥終究放過自己,結束了幾十年的心靈依靠;掙脫了象徵「貞節」的束縛。

曾幾何時,生於傳統時代的女性,一落地起,就開始背負「女性」該有的傳統禮節,犧牲自我,奉獻家庭,就算已沒了愛的未來,仍要艱辛守著家的空殼,才能贏得旁人給予的贊同;才有刻上祖先牌位的資格。90年代後的我,實在無法體會那究竟是無悔的愛,還是舊時代才能賦予的認同感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Mars 的頭像
Mars

Mars的部落格

Ma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